您好,欢迎您访问阳光问答网。

阳光问答网

首页 > 两性知识

两性知识

字母圈BDSM关系中有哪些即将分开的预兆?

发布时间:2021-10-13 两性知识
或许是突然间没接电话,或许是一条莫名的信息,抛弃、背叛、失联、拉黑,几乎每天都发生在BDSM关系中,也像定时炸弹一样令当事人焦虑。的确,BDSM这种亲密无间的亲密无间的电影,在最后的时候会有一个滚动的字幕提醒你退出。...

  很多人说他们在和BDSM相处时非常不安全,总担心突然间有一天,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被单方面终止。

  或许是突然间没接电话,或许是一条莫名的信息,抛弃、背叛、失联、拉黑,几乎每天都发生在BDSM关系中,也像定时炸弹一样令当事人焦虑。

  的确,BDSM这种亲密无间的亲密无间的电影,在最后的时候会有一个滚动的字幕提醒你退出。夏天的时候,更像是大雨,喜欢突如其来的天气和结束。

  但是我们相信,无论什么亲密关系,都会有一个预兆,从亲密到疏离,如果仔细回忆一下,我们肯定能发现量变造成质变的那一刻。

  刘胡来,男S,26岁预兆一:走神。

  在上个五月份,疫情刚开始好转,就买了一张高铁票来找她,记得和她聊天时,有一次她向我提到了一个自己的性幻想,就是想要由主人来控制。一大半生没见,想给她个惊喜,定制了一个贞操锁,要当面送给她。

  来到她的城市,快递员也在我的计算中,卡着时间送到她家,但是拆开后她并没有很高兴,也没有不高兴,只是心不在焉地说:“太棒了。”

  接着,我在这个城市呆了三天,她几乎都在忙着其他事情,要么加班,要么就是要加班加点。难道我问她这几天没什么事吗?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请假。

  他依然心不在焉+真诚地向我道歉,大意是公司的安排一直难以预料,她也不知何时要加班,真不好意思。

  尽管名义上是向我道歉,但是我听到了一点让我快点离开的意思,所以我也不再自找麻烦,提前买好车票回来。

  然而,在七月,我们分离并平静地分离。在确定了与她的关系之后就只看到了两面,都是我去找她,第一次很甜蜜,第二次很敷衍。

  小白猪,女m,22岁预兆2:突然疏远。

  与城主一起,一般每两周或三周一次。星期五下班去,给他带一杯他喜欢的芒果星冰乐,星期六无言以对,周日下午再来一次。

  说好了不需要关系束缚自己,只求快乐在一起的时候。想着这无拘无束的快乐可以长久,直到有一次去找他。

  那一天,我们星期六玩到了虚脱,晚上却在他怀里睡着。星期天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,阳光一格一格地打在我们身上,他坐在床边穿衣,屁股上还留有未消去的红印,一切都是懒洋洋的。我站起来搂着他的脖子,想要亲吻他,他却用手把我推开,告诉我先去刷牙。

  但是,以前,不管在什么时候,他从未把我的亲人拒之门外。

  当我在洗手间刷牙时,一种女生特有的第六感,我感觉他有了喜欢的人,而那个人却不是我。

  果然,不到一个月,他就跟我说了自己突然想要离开BDSM的一切,想找个正常人谈一次恋爱,互相给对方添麻烦,哎,后面都是俗套。

  Cy,男人m,20,预兆3:不再发光。

  想起儿时看李敖自传,里面写道自己与妻子胡因梦离婚的原因。

  一是因为当时有「台湾第一美人」之称的胡因梦,在拍摄过程中赤足行走,回到家中,李敖便看到胡因梦沾满尘土,黑黑的脚底板,李敖觉得女神的脚底怎么能这么脏?心里有一种烦恼,破碎的感觉。

  其次,李敖婚后亲眼目睹胡因梦在厕所出现便秘。他说,原本美女便秘的时候,和常人没有二。婚前她在我心中就是完美女神的化身,让我无法面对她便秘的痛苦,红红的、扭曲的脸。

  这预示着我与我主子分离,大抵是这样,在一些细节上使我不再崇拜她。

  例如某TJ网时,她在羞辱我,原本冷酷的话语间却突然出现一声猪叫……当然我的理智知道这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,也许是气没有喘过,或者是被痰卡到了,大家都会有类似的情况。

  但是,理性之外,我的真实想法是,这是我的完美主人,我愿意为她卑躬屈膝,把她当作女神来崇拜,她高大,而我则低下尘埃。

  这类人,怎么能在充气场上对我发号施令呢?在那一刹那,我觉得自己几乎无法仰视她。

  换句话说,我觉得她不可能有机会扮演我内心那高高、白皙无暇的女主人。

  同样的细节还会有很多,直到我的幻灭,和她主动提出终止这一网调的关系。

  人们也许会说,这个世界上还有你所认为的那样完美的人吗?这几个我了解,却无法逃避内心真实的感受,或许再一次白皙的人,也禁不住走近细看。

  总而言之,我与她分手的预兆,的确是以那只猪叫开始的。

  无名,男性m,29岁预兆4:结婚的时候。

  与女主人2018年一起步入婚姻殿堂,2020年感情已不复存在。

  与BDSM一段短暂的婚姻经历了189年的甜蜜,20年01月的婚姻是多么的令人伤心,当然,这一悲剧可能并非BDSM所为。

  与女主人在网络上相识,发现对方合拍,于是逐步走向婚姻。婚后我们就已经很默契的配合了。我已经很久没戴贞操锁了,她是我们的钥匙保管员,没有她的允许,我不能松开,也不能碰那个地方。(这当然是我所喜欢的)

  与此同时我们也确立了在日常生活中她的强势,我的弱势地位,我的月薪都交给她,家里的大小事情基本上由她来决定。

  我说得很明白,她很严厉。

  由于时光的跨度太长,我已记不清这种幸福平衡是什么时候打破的,只记得19年09年,我看中了一项货币投资,希望她能拿出一部分家庭存款来购买。但是,如果这笔投资成了一笔,她现在已不知要再翻多少倍,我第一次开始怀疑,她是否应该一直处在一个决策的地位。

  之后,我主动与她进行商谈,并问她是否有自己擅长的领域,毕竟即使她是主宰,她也不可能永远做出正确决定。

  但是她的性格从骨子里就显露出来,很享受权威的不容许挑战,所以最后聊了半天,达成的结果也只是:我能想办法说服她,但最后还是由她来决定,无论是生活的哪一面。

  坦白说,我是因为这种性格而爱上她的,但是婚姻过了蜜月期后,这种性格除开BDSM喜好的和睦,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争吵就越来越多了。

  去年想买房子(结婚时没有买房子),由于几乎动用了整个家庭的积蓄,我劝她一定要多跟我商量,谨慎行事。

  她的确和我商量过,可是协商的结果却很难调和,我想借钱+凑钱去买一处升值空间大的学区房,毕竟将来还是要孩子,她不想负债,想买一处偏僻的学区房,享受一段时间内拒绝蜗居。

  这是我们第一次大吵大闹,我全然否定了她的决定,并告诉她,她目光短浅,没有经济常识,如果她非要买那件事,请自己想办法,别动我的钱。

  在这场无法和解的争吵之后,我们开始分居,买房子的事情被搁置了。之后再相见,就差不多到了见面即吵架的地步,感觉什么讨论都变得很累很折磨,对彼此的感情也渐渐在大大小小的争吵中耗尽。

  现在仍然处于分居状态,还没有离婚,是因为有些财务问题仍然纠缠不清,等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理清楚之后,应该可以到民政局去。

  假如要说出这段婚姻变故的征兆,我觉得它的种子早在婚姻殿堂里就已埋了,我们都把婚姻简单化了,只有在茫茫人海中才发现彼此了解彼此的人,于是便凭一时的气力上涌,把婚姻结在一起,房子车子都没买到,于是这个冲动的开始也注定了悲剧的结局。

  每一种亲密无间的关系都需要磨合,每一个身在其中的人都是齿轮,想办法互相卡住,和睦相处,但我们来自不同的厂家,当你的牙卡被卡住时,磨合就是把牙尖磨平,削平就是互相妥协、争吵、摩擦甚至打斗。

  但是就像@刘胡来面对的心无旁骛;

  比如@小白猪面对的突然;

  比如@Cysch到的失去光芒;

  @匿名对失婚姻的平静叙述那下下下村;

  齿卡着齿不能继续行走,导致某一刻崩塌的哀嚎,而且正是在某种沉默的时刻,两个齿轮都不再卡在对方身上,它们的心也不再转动,失去了磨合,也停止了战斗。

  或许感情还会随著惰性而继续,固执的男女甚至会进行各种救赎式的自我催眠,但一切过后,细细回忆之时,人们才会发现,一切关系开始消亡的时候都很清楚,就像丧钟一样,防止当事人没有察觉而故意提前敲响。

  –完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