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您访问阳光问答网。

阳光问答网

首页 > 两性知识

两性知识

我今年14岁,总是对BDSM感兴趣,这是错误的吗?

发布时间:2021-10-13 两性知识
假如我说,“未成年人观察世界的角度和接触社会的经验还很少,很容易就没有看过BDSM的世界长什么样子,反而先把自己的世界搞得不像样,说,成人一定很成熟吗?所谓“存在”BDSM的幻想与“去做”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,这是因为“幻想”并不需要任何成本,但是,“去做”的成本可能会很大,而未成年人往往无法察觉。...

  一定要相信,世上没有平白无故的礼物,一切看起来是缘分的礼物,却暗地里标明了价格。

  读者问

  我今年14岁,感觉自己对BDSM很感兴趣,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上BDSM,比如看电视、读小说、警察、匪徒、俘虏之类的,这些情节总是让我心惊胆战,我总是幻想自己也受到了这样的待遇,想问一个14岁的女孩,有没有这样的想法?

  另外一件事,最近聊天时遇到S,感觉还不错,但是和他聊完我就更加纠结了,我在想该不该找他试试,看看BDSM到底怎么样?

  48号回答。

  您好,我个人的观点是,你不能控制大脑中出现什么幻觉,因此你不需要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内疚,但对于那些主动约14岁女孩独自外出的成年人,你需要警惕。

  先说说有关BDSM幻想的事情吧。

  谈到BDSM,我们经常会说这是成人的事情,它是建立在安全、理性、知情同意(Safe、SaneandConsensual)又称SSC)或一个共同风险(RiskAwareConsensualKink,简称RACK)的两个愿望实践成人相互练习的一种亲密的行为模式。

  但是对于BDSM这个概念来说,实际上并不是成人的专利。一份名为“BDSM,becomingandtheflowsofdesire”的杂志上的论文,已经花了5年时间来跟踪全球29名BDSM从业者的成长过程,其结果是,这些喜欢BDSM的人,几乎没有例外,在童年时代,他们也表现出了与BDSM有关的想法。

  有一个叫亚当(Adam)的随访者,小时候喜欢和同伴玩警察抓囚犯的游戏,但与“警察”相比,他总是喜欢扮演被捉住的“囚犯”,他说,“那时,这种偏好完全不‘性’,而是让自己感觉舒适、自然。

  另外一个研究对象,安德森(Anders)对BDSM的最初记忆来自于学校。当她被老师用尺子敲击手心后,她明显地产生了幻觉,她说,“即使我还不知道性爱是什么,我就已经开始产生这些感觉和幻想。

  一项由DeviantArt投票网站发起的调查还显示,91%的成年人对BDSM抱有种种幻想,而仅有7%的成年人是在成年前发现的。

  哲人德勒兹(Deleuze)和Guattari(Guattari)则认为,“肉体只能通过关系而成;当我们遇到其他肉体,比如我们,我们就变成了人。”也就是,也许在你了解了BDSM后,你就会明白了“奥,这些心理其实是属于BDSM的。但是在那以前,尽管你并不知道那是什么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它早已存在于头脑中。

 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,BDSM的行为可能是成人的,但是有关BDSM的想法人却无法控制其发生的时间,并不是说“青少年产生这种想法就错了,成人以后再有这样的想法“,大家都不需要因为自己产生这种念头而感到内疚。

  但是,那并不意味着有了主意要付诸实践,正如你生气的时候,不由自主地想要打人,但是,在任何情况下,你可能不会真的做到,我们要清楚的是,在“存在”与“去做”之间,还有一个很大的差距。

  假如我说,“未成年人观察世界的角度和接触社会的经验还很少,很容易就没有看过BDSM的世界长什么样子,反而先把自己的世界搞得不像样,说,成人一定很成熟吗?有的大人就不照做大孩子吗?还有一点是不公平的,因为有一些未成年的孩子要比很多成人更成熟,因为他们之间的年龄差距很大。

  说真话这种辩驳显得很“幼稚”,不但犯了微观例证驳斥宏观普遍现象的哲学错误,也显得很象杠精。

  事实上,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将成年定为18岁,背后有很多科学研究做支撑。医药上说,人的骨骼和神经系统在18岁时就已经完全发育,而18岁的教育则已经结束了义务教育,这就是普适价值和道德观的形成;在心理学上,18岁的人应该已经具备了抽象逻辑的能力,经受了身份危机,基本完成了自我身份认同;知道如何调整自己的道德观,以法律与社会秩序。

  简单地说,一个成长过程正常的普通人,在18岁左右这个平均年龄,大概内心有一把尺子,知道自己的底线,正视自己的欲望,知道如何去思考,知道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。

  在BDSM中,这也是一个前提,你必须有一套成熟的价值体系,知道自己同意会带来什么后果,并且对它负责,才能谈到同意的基本标准。

  依我看,不管如何表现得再有礼貌,去跟一个14岁的小女孩谈“知情同意”,并约她BDSM,都是在耍小聪明。由于讯息完全不对称,就像井外蛙在与井底蛙商议,从社会经验到人情世故,再到言谈举止,都是几何级数式的碾压,这必然充满各种一言堂和不平等。

  井外蛙说,想从井底上来看世界上的蛙都得断条腿,井里的蛙也许真的同意卸下一条腿;井外的蛙说,从井底上来的蛙都得把屁股卖给它,井里的蛙说不定真就会主动抬起一条腿。

  那根本不叫做知情同意,这叫做洗脑同意。其知情同意是基于信息对称和双方认知水平相当的基础。

  所谓“存在”BDSM的幻想与“去做”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,这是因为“幻想”并不需要任何成本,但是,“去做”的成本可能会很大,而未成年人往往无法察觉。

  身为14岁的未成年人,如果一个年纪较大的男子说他想要见你,并说自己是“不”或者“不”。祂将一颗巨大、甜蜜、美丽的果实放在你们面前,告诉你们它有多美味,但请相信我,他不会告诉你们该怎么吃。

  也许他是一个恋童癖,可能对你的心理生理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;当你在画一段柏拉图式的完美关系时,他也许正在考虑如何欺骗你的luo照;他也许会告诉你“不听sluo,m不好m”,接着对你提出的问题一一反驳,你会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,然后一步一步地踏入深渊。

  在成熟与独立之间有很大的差别,在这个差别中,安全、健康的亲密关系是不可能的。

  那么,等一下。

  在这之前,要耐心地等着,等你的知识和思想足够好,去面对这世上的坏事。

  此前:

  请勿向任何人透露你的隐私信息。

  请勿在网上、网下建立BDSM关系。

  请勿公开位置,请勿发送个人照片。

  要多提问,多去正规学术论文和科研材料中寻找答案。

  一定要相信,世上没有平白无故的礼物,一切看起来是缘分的礼物,却暗地里标了价。

  好吃不怕晚,但等饭熟了急着吃会拉肚子。

  在遇到试探的时候,被吸引并走过去很容易,但是怎样看着它却知道自己暂时不应该接近它,这是生活的一大难题,可能是每一个生命中变得成熟的第一课,也就是认识到: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更重要。

  –完–